般若与般若

——2013-6-30

中午同安安回到小区里,边走边说话。

安安忽然问起“波惹波罗蜜”,我觉得这词很陌生,问安安是不是说错了,我好像听说过般(ban)若(ruo)波罗蜜心经,不知道啥波罗蜜波罗蜜。

安安认为自己没说错。

这时,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说,他说的是对的,般(ban)若(ruo)波罗蜜,虽然写成般(ban)若(ruo),但读的是般(bo)若(re)。

我回身一看,是一位中年男士,手里拎着一个纯净水桶,大约刚从附近的饮水机处打水回来。他点点头,又认真解释了一遍。

想起“南无”的读音是“na me”,我想,他的指正应该是对的,连忙说了谢谢,然后大家分头而行。

安安一看同盟军如此强大,说,妈妈,你还经常听传统文化课呢,还不如咱们小区里一个去打纯净水的人明白。

我虚心请教,安安,那你怎么知道般(ban)若(ruo)念般(bo)若(re)的呢?

安安说,就是听《心经》这首歌啊。有段时间你不是用它做手机铃声吗?听几回就记住了啊。

我怎么没记住呢?是的,我是听过很多回《心经》,也曾发现里边某些字唱的音似乎与自己看到的字不一样,以为歌手就是那么唱的,唱的音和读的音不同也没啥,再没多想,也没有去特别注意都有哪些字不一样。

虽然我读过一些东西,也听过一些课,但究竟学到多少,明白多少,真的不好说。

安安听了那歌,就知道了般若应该念“bo re”。而小区里遇到的那位先生,心中分明,不吝赐教。

他们两位,都很有智慧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